快穿之宿主攻略

第28章 天命王妃(12)

    小虹靠近舒惋,猛地一推……

    “小姐!!!”莲儿惊呼一声,眼看着舒惋就要掉进荷花池了,连忙去拉舒惋。

    倾梨飞身一跃,稳稳接住舒惋。

    “你没事吧。”淡如流水的声音,倾梨把舒惋带到荷花池边上的小亭子里。

    舒惋刚刚突然被推,受了点惊吓,此刻还没缓过神来。

    她喘了一口气,“没事,谢谢姑娘救我。”

    舒惋才注意到倾梨的容貌,这……惊为天人怕是也不足以形容吧。

    “小姐!小姐!”莲儿飞奔过来,急忙查看舒惋可有伤到。

    舒惋无奈道:“莲儿,我没事,多亏了这位姑娘救了我。”

    “啊?”莲儿看了眼倾梨连忙道谢,“多谢姑娘救了我家小姐。”

    远处的小虹见有人救了舒惋,有些恼怒,暗暗咬牙,随即溜走了。

    小虹是舒甜身边伺候的丫鬟,今天本来舒惋是和众人一起来的,到了半路舒甜吵着要吃璞玉糕,便让舒惋去买。

    舒惋买了东西,众人早已进宫,留了小虹说是给她们引路。

    可是她们绕了大半天也没到,舒惋明白这是舒甜故意整她的。

    莲儿心中着急,好不容易有了进宫的机会,这会怕是宴会都要过半了吧。

    “走吧,我带你们去。”倾梨眼神平淡地看了她们一眼,身上的高贵气质让人不容拒绝。

    舒惋和莲儿对视一眼,跟上倾梨,“不知姑娘是?”

    倾梨长发飘飘,微微侧头,“我是倾梨。”

    莲儿一惊,拉了拉舒惋的衣袖,悄悄对舒惋说:“小姐,听说无忧公主本名就叫倾梨。”

    舒惋心中也很惊讶,她抬头看着前方的背影,孤高清幽,白衣不染,原来无忧公主竟是这样一个绝世佳人。

    她也听说过无忧公主的事,她还以为从小在乡村长大的姑娘到了皇宫可能会过的很不好,毕竟她也是知道的,皇宫就是个吃人的地方。

    没想到今日一见,和她所想大不相同,亏她想自己和着无忧公主也算是同病相怜了吧,如今看来她这想法未免可笑。

    雁栖殿……

    门外的小太监眼尖得看见倾梨过来,急忙拔高音量,大声禀告:“无忧公主到!!!”

    宴会里所有人齐刷刷禁声,都看向门口。

    一袭白衣,步履轻盈,绰约多姿,仙人之貌,眉目流转间皆是风景,一双桃花眼,没有情,黑曜石般的眼睛如同沉寂万年的宝石。

    惊为天人……

    和舒惋所想一样,众人第一个想到的词便是这个。

    凤暮愣愣地看着能一身白衣的少女。

    梨……梨姐姐?

    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她呢?

    凤不归心中讶异,眉头微皱,是她?

    倾梨走进殿内,众人才发现她后面还有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一身看起来十分漂亮,神秘典雅淡蓝宫装的女子,明眸皓齿,闭月羞花,倒是有几分沉鱼落雁的姿色。

    后面的女子看打扮应该是丫鬟,长的倒也清秀。

    “这不是丞相府的小小姐吗?”

    “对啊。”

    “那她怎么跟着无忧公主来的。”

    “我哪知道啊,难不成攀上无忧公主不成了。”

    下面的人偷偷议论着,大家都知道丞相府的小小姐不受宠,这事丞相府也没什么隐瞒的。

    毕竟现在太后掌握着朝廷大权,舒丞相又是太后面前的大红人,就是德行上有什么不妥,也没人敢说些什么。

    “哎~棋哥哥,她就是无忧公主吗?”成双公主压着音量问道。

    凤棋看着殿中央万丈光芒的倾梨,眼中一闪而过一抹暗光,凤棋点了点头。

    成双看着那个少女有些不敢置信,这样的容貌让她很嫉妒。

    倾梨行了个礼,“拜见父皇,皇祖母。”

    至于皇后,就是大皇子的母亲,由于近日皇后感染风寒,也就没来参加宴会。

    大皇子为了照顾皇后以表孝心也没来宴会上。

    不过他上次已经见过倾梨了。

    凤帝喝了酒,已经有些醉了,他笑道:“这是专门给你办的宴会,就不用多礼了。”

    太后笑得一脸慈祥,“是啊,你就好好认识认识同龄人吧,也好交个朋友。”

    “是。”倾梨淡淡应道。

    太后招了招手,“秋花,哀家也乏了,扶哀家回去吧。”

    “是,太后。”

    “诸位,时辰差不多了,请少爷小姐么移步后花园观景,夫人们请上妍月阁喝茶聊天,至于大人们请移步书香亭可下棋论文。”凤帝身边的小德子尖着声音说道。

    其实无论什么宴会,前面都只是开胃菜,后面才是主食。

    所有人都纷纷按照小德子所说的前往目的地。

    等到人都走地差不多的时候,倾梨也打算离开了。

    路过凤暮旁边时,倾梨轻飘飘瞥了一眼一脸不可置信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呆呆愣愣的少年。

    凤不归倒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倾梨一眼就离开了。

    凤暮看着一脸淡漠地离开的倾梨追了上去。

    他拉住倾梨的手腕,绯红的脸可爱极了,他语气急切,“梨姐姐!你是梨姐姐对不对!”

    倾梨抽开手,眼里平静,声音清浅,“是,之前我是你的梨姐姐,不过现在我是凤倾梨,你姐姐。”

    凤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觉得胸口堵得慌,好似他想反驳什么,却无从说起。